一掌打通艺术任督二脉

一掌打通艺术任督二脉

《真相达文西特展》上,小男孩的一掌,不仅打破那幅价值不菲的名画(无论是百万还是千万,真的都是价值不菲啊!)更是顿时打出台湾人对于「艺术」的高度关注与种种讨论。从民事角度的「哇!打破名画感觉倾家蕩产也赔不完啊!」到策展单位的背景、策展人之一的义大利鑒定师背景、策展场地挑选、画作究竟是真迹还是複製品等,全部都在网军强大的键盘力量下,相继引爆开来。

网路知名插画家马克曾在部落格刊登〈关于“真相达文西特展”事件…〉,文章中便提到在策展场地挑选上,义大利国家级科学鉴定师安德烈·罗西(Andrea Rossi)也曾考虑过故宫、北美馆等其他展场,但因为他认为「教育不该如此困难」,因此选在更为平易近人、交通又便利的华山文创园区策展。

若暂且将画作保存、保全等技术、专业层面考量撇开的话,个人认为罗西的这个观点确实挺有趣。「艺术」总是容易让人有种距离感,尤其在进到博物馆、美术馆这种需要高度鑒赏力与培养文艺气息的地方,在欣赏艺术品时,常常在无形之中会有点压力,「嗯,这个作品是要表达⋯⋯?」、「不过就是个画得很棒的一盆花/一幅自画像/农村风景吗?」因此人们为了避免被人家看出自己好像不懂艺术、很肤浅,会开始下意识地要表现出自己全然享受在这样的氛围之中。因此当这些艺术品在较为平易近人的地方出现时,对于观赏者来说,或许更能用自己的「真实之眼」来欣赏、感受这些艺术品。

一场意外,同时也让大家开始检视起台湾近年来展览现象。其实仔细回顾,便会发现绝大多数的展览,已经不再是由美术馆、博物馆、故宫等所主导,而是民间企业主动与国外美术馆等接洽。在连俐俐的《大美术馆时代》中,便详细地道出台湾美术馆(又或者是说东方美术馆)所面临的问题:重「空间」而轻「收藏」,使得这些美术馆难以以「作品换作品」等方式与其他西方美术馆作对等交流。

回头看看台湾美术馆的发展,北美馆成立于1983年,在它所出版的《现代美术》第81期中,它甚至以「亚洲最大的美术馆」引以为豪。所谓「最大」的意涵完全是面积之大,而非收藏品质之大。其后所见的国美馆、高美馆均依循同样的逻辑建造⋯⋯。

——摘录自连俐俐《大美术馆时代》

民间主办单位的加入,虽然能大大纾缓美术馆、博物馆的资金方面问题,引进更多国外超级大展,为台湾艺坛塑造多元文化气息,却也同时成为一个展览是否能顺利举办的关键。连俐俐:「换言之,在国际展览中,真正握有决定性的主导地位者并非过去认知中的美术馆,而是这些与美术馆毫不相干的商界人士。」

这种展览的出现凸显了出资人(媒体或财团)更强于美术馆的残酷事实,此外还突显了台湾美术馆缺乏筹码(无论是金钱或收藏)的事实,这些事实导致了美术馆在展览事业中不仅毫无对等交流的能力,甚至在进口展览中只能作为「空间提供者」的窘态,或是说「博物馆专业无能的窘境」。

——摘录自连俐俐《大美术馆时代》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W_Minshull

《大美术馆时代》 from Readmoo电子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