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笨蛋才把钥匙交给不认识的人,Airbnb并非一帆风顺的创

只有笨蛋才把钥匙交给不认识的人,Airbnb并非一帆风顺的创

Airbnb 的市场争夺,硝烟越来越盛——

数月前的某个早上,纽约市民们突然发现,整个纽约市似乎在一夜之间被 Airbnb 的广告包围了。一幅幅广告乾净白亮一如初雪,上面是某个纽约人的灿烂笑脸,并附着简介,讲述了 Airbnb 这家线上租屋网站是如何在财务层面、甚至精神层面上改变他 的生活。广告上的宣传语这幺写道,「纽约人一致认为:纽约有 Airbnb 简直再棒不过了!」。

如此这般的宣传,冲击力并不小,彷彿 Airbnb 是在与某位劲敌全力相争——可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 Airbnb 在抗争的是什幺,也无从理解这广告,是想让路过的地铁乘客们记住什幺。

只有笨蛋才把钥匙交给不认识的人,Airbnb并非一帆风顺的创

然而,饶是再鲜亮的画面,也逃不出地铁站广告「遭遇涂鸦」的宿命。当天晚上,就有人在坚尼街的广告海报上涂鸦道「嘿!你公寓里那个默不作声的房客正把你家钥匙交给外人呢!」,西四街的海报上,相似的字体写道「Airbnb 根本不负责任!」,而在第四十二街,这些涂鸦者更是将目标锁定在了 Airbnb 的宣传词上,将「Airbnb is great for New York」改成了「Airbnb is great for Airbnb」。这些涂鸦伴着 Airbnb 的广告遍及哈利、布鲁克林、皇后等几个区,显而易见,这不是普通的广告涂鸦,而是有针对性的「反 Airbnb」活动。

近来,Airbnb 所面临的抗争,不仅是来自商业上的竞争,也是来自观念的不同。不同的观念来自 Airbnb 所代表的新潮租赁方式,对传统租赁模式的冲击,也来自生活富足的「有房人士」对「新潮租客靠着 Airbnb 来凑足房租」这种行为的不理解……这之中,许多反对派不时引为依据的「纽约精神」也是 Airbnb 在纽约遭遇的阻力之一。

Airbnb 的创办人兼 CEO,33 岁的 Brain Chesky 在採访时表示,他更愿意这幺来想——「人们能够关注、并谈论到 Airbnb,就已经让我们深感荣幸了」,Chesky 说话时语调和缓,不过脸上的表情却透出些紧张严肃的情绪来。

採访时已近 8 月底,这个夏天对 Airbnb 来说过得可并不容易——在柏林、旧金山等的业务都有遭到限制的隐忧。包括在 Palm Springs 发生的恶意霸租事件,也让 Airbnb 的短租业务遭到了不少质疑。甚至于新 Logo 也被吐槽长得像生殖器,把原本「四方为家」的温暖寓意破坏了不只一星半点。囧事还不仅止于此,之后,在纽约也出现了不小一阵针对 Airbnb 的不满情绪。

当笔者提到海报事件的时候,Chesky 幽幽地表示「喔,我并不知道这事儿。不过说实话,每年夏天都挺疯狂的。」Chesky 笑着致意刚到的创业伙伴 Joe Gebbia,「嘿,我正在讲 6 年前我们建立公司时是有多疯狂呢——从街边的三床小公寓开始的创业。」

是的,溯源 Airbnb 六年前的诞生之初,并回顾其善意初衷,正是那次採访的主旨。

现在可谓是 Airbnb 发展的关键时期,随着融资的注入,Airbnb 完成了从新创公司到一家市值过亿大企业的华丽变身。这家公司的成败将与其代表着的「分享经济」的未来发展息息相关,而 Airbnb 未来将如何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家公司能否顺利在纽约立足。纽约之所以重要,不仅因其市场之大,亦是因为纽约这个市场上会集中出现许多 Airbnb 在全球发展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尤其当大部分纽约人在公共利益与私利的权衡中会更倾向考虑公众利益。

就让我们从两位创办人开始聊起。

Airbnb 的创始人 Chesky 和 Gebbia 结识于罗德岛设计学院。少有创业者来自艺术设计类院校,不得不说两人的学历背景是比较特别的。不过,罗德岛设计学院的理念倒与硅谷有着相似之处。Chesky 谈到,在学校里,老师们传递这样的观点——「你是个设计师,你可以重新定义你所生存的世界」。对于在纽约上州社工家庭长大的 Chesky 来说,老师们的这一观点非常有影响力。谈及此,Chesky 流利地引用了现下大多数硅谷业者的座右铭,「正如萧伯纳所说,理性的人使自己适应这个世界; 非理性的人却努力让世界适应自己。

因此, 一切进步都仰赖于非理性的人」。

毕业后,Gebbia 在旧金山创立了自己第一家公司,主要设计并贩卖「久坐一族」所适用的坐垫 CritBuns,艺术生临摹时久坐的不适感、时常出现在裤子上的髒印子驱动 Gebbia 设计了这幺款形状、创意都略微别具一格的创业产品。与此同时,Chesky 在洛杉矶当着一名普通的工业设计师。那时候的日子,Chesky 过得并不开心,甚至有些痛苦——「这和老师们在学校里说的不一样,我浑浑噩噩地彷彿过着另一种生活,几乎没有灵感没有创意。」

当 Gebbia 寄来自己设计的 CritBuns 时,Chesky 彷彿突然被点醒了。「那种感觉就像是」,Chesky 回忆道,「哇!他做出来了!他正在做这件事情!」于是,当 Gebbia 的公寓空出房间时,Chesky 当机立断决定搬家到旧金山去。他解释道,「就感觉,旧金山才是对的地方。就像……如果你是 14 世纪的画家,你一定想去意大利一样。」

只有笨蛋才把钥匙交给不认识的人,Airbnb并非一帆风顺的创

然而,当 Chesky 準备搬过来的时候,Gebbia 却是遇上了「经济危机」,差点就没办法续租公寓了——可以猜到,Crit

Buns 并不是多幺热销的产品。Chesky 谈到,「那时我的银行账户只剩下 1000 美元,对于创业完全没有任何主意。我们聊起来,随后发现那阵子有个国际设计会议要在旧金山举行。于是 Joe就建议我们趁着会议提供住宿+早餐的服务来赚一笔。」

于是两人开始着手準备。Gebbia 翻出之前露营旅行购置的 3 张气垫床,前室友 Nathan Blecharczyk 帮忙设计了专属网站 Airbedandbreakfast.com。第一周,两人的小生意迎来了 3 位顾客。Chesky 描述道「我们会在早上为客人们準备早餐,包括超级新鲜的橙汁以及你能想像到的最讚的果馅饼。还会为他们準备一些零钱来应付 Tenderloin 附近的流浪汉。」Gebbia 补充到,「这是在旧金山生活的一些小经验。」

Chesky 表示,「更重要的是,我们交到了许多朋友」。对于 Chesky 两人而言,新鲜的租赁经历就像 The Real World 这档真人秀一样,只不过少了些许意外感满满的戏剧性。「当我们送别这些客人时,我们意识到,这简单的租赁关係,或许也能成为新的商机。」

「试想你能像订酒店房间那样,轻便简单地预订其他人家里的闲置房间,那会是怎样呢?」Gebbia 补充到,不过他也坦言,「我们花了一阵子才理清思路」。

最开始,两人的业务範畴主要「在各类会议高峰期提供气垫床租住」。为此,他们在 2008 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时候还设计了「Obama O』s」、「Captain MaCain』s」两个牌子的麦片,自行贩卖推广。回想到那时候,Chesky 谈起「我记得我那时候还在想,马克佐克伯格有这幺做过麦片吗?」而 Gebbia 则忆起了彼时窘迫的财务状况,「那时候我们俩差不多每人都有 2、3 万美元的债务。」

只有笨蛋才把钥匙交给不认识的人,Airbnb并非一帆风顺的创

「那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换个容易点的工作,比如说在咖啡馆打个工?」

「这不可能」Gebbia 的回答直接乾脆。

Chesky 则是又一次引用起了名言「毕卡索就说,创造力正是从束缚中蕴育而出。」

可以看出,Chesky 和许多创办人一样,喜欢在发表的言论中嵌入许多名言锦句——隐约暗示着自己也与这些精英、天才属于同一群体。

只有笨蛋才把钥匙交给不认识的人,Airbnb并非一帆风顺的创

儘管 Chesky 现在一副高谈阔论、尽在掌握的样子,5 年前他也还是创业领域的外行——甚至在朋友向他介绍天使投资人的时候,他还真以为这位人物信仰上帝来着,听了朋友的解释才安下心来——「噢,不。放心,我介绍的是活人、投资人,共进晚餐后说不定能给你 2 万美元的投资呢!」

朋友引荐的投资者就包括了 Y Combinator 的创办人、素有「硅谷的宙斯」之称的 Paul Graham。Gebbia 回忆起 Graham 当时说的「去找 100 个真正喜欢你们计划的人,这比找 100 万个有点兴趣的人来的有价值。」

那时候,两位设计师创立的 Airbedandbreakfast.com 还没有多少用户,使用者主要集中在纽约。于是 Graham 建议两人到纽约去开拓业务。2009 年,Airbedandbreakfast.com 这个长长的名字被缩整为 Airbnb。起初,Airbnb 主要在 80、90 世代中流行,同时还得与非营利的 Couchsurfing.com 抢客源。而随着用户的增多,Airbnb 整体的租赁机制也逐步完善,渐渐成为人们出行时的住宿选项之一。而当时出现的经济危机,更为 Airbnb 的发展推广助了一臂之力。

只有笨蛋才把钥匙交给不认识的人,Airbnb并非一帆风顺的创

谈到经济危机,Chesky 从手机里翻出一封 2009 年的邮件,房东在邮件中写道「Hi,Airbnb,毫不夸张地说,你们拯救了我的生活!我和丈夫刚结婚就遇上了经济危机,股市赔钱、工作也丢了,存款日渐减少几乎都付不起房租了……是 Airbnb 让我们有能力保住我们的家!」

Gebbia 很庄重认真地说,「正如我提到过的,我们提供的不是房子,而是家。」

当然,如果经济危机没有出现,Airbnb 想要发展起来并不会这幺快。但当时的经济环境确实有助于 Airbnb 的迅速发展——人们一边计划着存钱,一边因为厌恶体制而在 Airbnb 这个网站上体验到打破常规的租赁愉悦感。对于房东来说,以往房子得抵押给银行换取贷款,如今不用抵押他们也能充分利用房子来赚点周转的资金了。而对租客来说,通过 Airbnb 搭建起来的租赁关係更有人情味,至少,付款对像是实在的某个人,而非抽象的机构。

2009 年,2.1 万人通过 Airbnb 找到租住场所,到了 2010 年,Airbnb 的用户已经上升到了 14 万,2011 年更是直接飙到了 80 万。风头正劲的 Airbnb 自然也吸引到了风险投资。随后 Chesky 被任命为 CEO。在接受採访时,Chesky 将 Airbnb 的商业模式形容成一种基于观念改革前沿的运动。

只有笨蛋才把钥匙交给不认识的人,Airbnb并非一帆风顺的创

现在,基本上每晚有 40 万使用者透过 Airbnb 找到房子。今年春天,Airbnb 顺利拿到资金,估值达到 100 亿美元——至此,身价倍增的两位创办人再也不用担心没钱交房租了。顺便一提,这两人目前还是住在之前的小公寓里。Chesky 表示,「它能提醒我们不忘初衷」——同时,这也是他们在旧金山新建的总部按照实际尺寸搭建了个複製版公寓的原因。在 Airbnb 总部,还有一些办公室的设计思路来自精选的 Airbnb 物件,从中可以看到位于巴黎、哥本哈根、巴里岛等地 Aribnb 租房的特色。在 Aribnb 的总部,还有提供健康点心的咖啡厅,爬满常青藤的墙面,以及硕大的 Airbnb 的新 Logo——这个造型有些别緻大 Logo 还真是屡屡遭人调笑。

话说回来,从某种层面上看,Chesky 形容得很对。Airbnb 一直就是一场疯狂的尝试,从六年前两个设计师大胆粗糙的构想,到如今遍及全球的大公司,Airbnb 的商业模式改变的不仅是租赁双方,同时也对相关法规政策产生了不少直接、间接的影响,更是波及到了经济、科技等相关领域。

至此,Airbnb 的发展还算事顺风顺水,对纽约居民似乎也作出来不少贡献。但就像大多数创业公司会经历的,当公司业务规模越来越大,Airbnb 也将面临新的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